• 2010-01-14

    seventh - [works]

    1这不是谢幕,因为未曾开启,终究也不知是不是一出好戏?

    2不喜欢用“肤浅”这样的字眼儿定义谁,因为我无法归纳出肤浅的定义或者程度,如果只是感觉,那对受评论者来说太过不公平。但是王尔德说“只有肤浅的人才不看表面 ”的内在含义却认同万分。

    3一下午,许多人的星巴克,无心压扁了阮姐的panda巧克力盒, 她却温柔的问要不要再来一颗 ,我早已相信it is written。 

    4很多事情,比如一个剧本的创作,费尽周折又回到最初的想法。但这始终与之前不同,好比跑圈,毕竟你看过一圈的风景,毕竟再次回到起点的时候你知道气喘吁吁的滋味。。。很多事情也是这样吧

    5 做过心理测试的人应该都有过“渴望自由”的评定,我愿意去相信星座,不是因为它有多准确的预测,而是被强大的心理趋向性所俘获吧。一个人给别人的印象可以N多个面, 进而再发现我好像连自己都认不清了 。所以是不是在靠相信星座来给我方向, 让我觉得很了解自己,这个问题仍然存在。。。。。。

     

    希望三月会可以顺利 ,不然如何是好....... 

  • 2009-12-15

    毕业创作纪录1 - [note]


    多维的平行空间,以吻封缄书信游戏,《齐物论》“吾丧我”,七分之一,口红,在那里与在路上,宿命论。

     

    视觉:几何 ,空间
    科学家认为世界时十一维的,我们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去触及,我们存在的某一时刻只是时空集合的一个实例,是四维空间在三维空间的特定时间的投影。即使通过投影关系,我们也只能从很少的信息,通过人类的想象加工成四维空间,五维空间甚至多维空间,而这种加工本身也许也是不确定的。

    多余两位数字的加减法实在头痛,但是那些物理科学实验是多么令人着迷和神奇,

     

    基于理论的想象并没有天马行空那样戳手可得,科学家们最厉害

    可惜我不是新媒体专业,希望可以找到一种连结的方式,用画笔和大脑。

     

    原来尝试去接触真的会有更多惊喜,谢谢所有愿意对我述说的人。